往期阅读
当前版: 01版 上一版  下一版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
党叫干啥就干啥

  梅岐乡桂远行政村湖坑自然村95岁高龄的罗启洪老人,身板硬朗,但记忆很弱,耳朵有些背,与人交流也相当困难。当问及革命往事,总忘不了这句话:党叫干啥就干啥。

  梅岐地处偏远山乡,山势险峻,是当年景宁红军游击革命重要区域。湖坑村原本名不见经传,因抗战时期浙南特委、青景丽县委驻地,而成为名甲一方的红色山村。

  1938年入党的罗启洪说,梅岐国民党炮台兵时常来村里抢东西,他家蓑衣先后被抢5件。他好几次为吴高谈(1943年夏,青景云特区秘书,1949年,青景丽中心县委委员)送密信。由于张山村有反动分子,不敢直接过村,得绕道深山远路。他曾去文成桂竹为党组织担米,还跟随县委武工队在潘山杀了4个反动分子,宰猪两头。深夜到渤海扣押地主,为革命筹款。

  家住张山的桂远村老支部书记李瑞聪补充说,湖坑约15户人家,地下党员就有12人,现在仅存罗启洪1人。他曾经听已故老支部书记罗瑞土回忆,     (下转第二版)  (紧接第一版)浙南特委书记龙跃曾叮嘱交通员,要将信件捏在手心里,路上遇到紧急情况,可顺势将信塞进草丛里,躲过国民党兵搜查。

  问到入党介绍人时,老人眼睛一亮:“别人入党介绍人是2个,我是3个,一个是堂叔罗瑞土,一个是‘阿福’的父亲,还有个是‘了赵’。”此外,罗启洪已想不起其他往事了。

  家住文成石垟林场的李振成老人揭开了迷底。原来他就是“阿福”,其父就是与红军挺进师张德寿一起做地下工作的李达其。“了赵”就是文成大峃区委书记赵作克。

  1942年春,浙江省委在温州被反动派破坏后,浙南特委机关转移到青景丽地区的湖坑等地活动。阿福记得,1942年至1947年随父亲生活在湖坑。湖坑全村都参加地下革命。罗启洪为组织背柴烧火,凭李达其条子到外地为组织挑米。

  当时形势很紧张。干部和群众白天到田野劳动,夜里就住山上。罗启洪等党员在深山搭设了许多草寮供党员干部隐蔽,大的寮可住10多人。

  或许在淳朴的罗启洪看来,送封信、搭个寮,都是些平常事。其实,那是冒生命风险的。据史料载,1943年春,国民党顽固派掀起 “反共”高潮。2月,青景丽县委书记赵传彬叛变。梅岐、渤海等地党支部被破坏52个,被捕179人,牺牲党员和群众180多人。同年9月,梅岐区委书记林希望逃跑投敌,并带400多敌人分三路包围了都辅、石井、朱山,都甫支部书记等5人当场被打死,损失惨重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曾与浙南特委、青景丽县委干部生死与共的湖坑地下老党员,就地投身社会主义改造,终老都在村里务农。有村民介绍,罗启洪一直担任湖坑村队长,像个长年头(方言,意为带工人),直到1959年让贤,都是好干的农活让别人先挑,难的事、重体力活留给自己。1958年之后,村里杀猪师傅外出,为方便群众,罗启洪自学杀猪手艺,过年时特别忙,少则七八头,多则十余头。年老力衰抓不牢猪耳,让年轻人按住,自己持刀宰杀,持续到80岁。几十年如一日,分文不取屠宰误工费,送给他猪肉也不要。

  目不识丁的罗启洪,话语不多,讲的最多就是:党叫干啥就干啥。看是很简单的一句话,却蕴含深刻,那就是无条件地坚决听从党的指挥。这,正是共产党员应有的品质,也是先进性的体现。

  (口述:罗启洪 文字整理:林平)

上一篇    下一篇
 
     标题导航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综合新闻
   第03版:社会万象
   第04版:公益广告
县委理论学习中心组(扩大)学习会召开
全县道路交通安全工作会议召开
“点土成金”的“李宝实践”
图片新闻
党叫干啥就干啥
报头